不朽的英雄梦…

摘要: 他勇斗杀手,狠斗富豪,智斗贪官带着一腔热血和一帮热血青年,奋斗在这轰轰烈烈的凡尘俗世中…

12-14 13:28 首页 华夏收藏网


第1章 最后的任务


时间:东四点半时区早上六点整,地点:阿富汗某山脚下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共和国狼牙大队少校队长江成,带着他的小分队已经在此潜伏了八个小时之久了,他们是昨天晚上利用夜色成功潜入这一片地区的。


早上六点的阿富汗山区阳光还未普照,天边的朝霞异常的美丽,江成心爱的擦拭着自己手中的M16,正在磨刀霍霍的准备着进攻。


这已经是江成第无数次的带领自己的小分队出国作战了,他们身上除了武器弹药,必要的干粮清水,别无一物,野战部队的各项配备装备他们甚至都没有带,因为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中,任何的多余的装备,都是累赘。


江成看着身边的战友们,神色严重的说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该出发了!"


大头讪笑的说道:"队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咱们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回国享受假期去!"


螳螂和蝎子听了也是呵呵直笑,他们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享受过假期了,在那四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南征北战,完成了众多任务,得到了领导们的高度赞扬,这一次的任务是临时加的,上将宁桓宇告诉他们,某分裂分子的二号头目阿卜杜勒目前正窝藏在阿富汗的某座山穴中,上将告诉他们,这个阿卜杜勒,对国家有大用,一定要活捉。


这种抓人的小儿科任务,对于已经习惯于同各种尖端兵种作战的狼牙大队来说,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铡刀去切菜,江成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任务放在心上。


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上级有令,身为军人的他们,当然必须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上将也答应了他们,等这次任务完成了,将会给大家放长假,这个消息顿时让狼牙的队员们欢心了,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假期了。


队员们自从进入这个队伍以来,除了无休止的训练,就是任务,国家法定节日假期?对不起,没有。


端午中秋过年?对不起,没有!


那我们干啥?


干啥?训练去!


五年了,已经五年没有假期,没有回家,没有见到他们的亲人,队员们都思乡心切,现在,领导终于批准,他们这次可以回家了。


队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这最后的任务,赶紧回家去!


江成也很激动,他从军七年,还未回过一次家,参军前两年,他只能通过电话和信件和家人沟通,可是自从进了狼牙之后,队员们被明令禁止和外界联通,更加不允许和家人通话,因为,要保密!


江成想想家中的父母双亲,心中想要回家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将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插入M16的机匣内,当弹匣准确地插入时,步枪轻微的响了一下,江成听到响声,再熟练的将拉机柄向后拉到底按住。


一切准备就绪,冲锋枪似乎在怒吼,江成大手一挥,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队员们喊道:"弟兄们,跟我冲!"


话音刚落,江成一马当先,他松开了拉机柄,按动了扳机,M16的枪口瞬时之间烈焰喷出,几十发子弹打在了前方,那里是敌人的暗哨,这是江成一早就发现的一个位置。


江成率先发起了攻击,身后的队员们也没落下,他们迅速的分开阵型,以免被敌人的炮弹攻击,蝎子和螳螂一人手中一把突击步枪,冲在了最前面,他们的弹夹在几秒钟之内瞬间打光,上百发子弹打的前面基地的守卫身上,两个守在外围的守卫立刻就被打成了筛子,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安拉祷告,就已经去见真主了。


其他队员也是从基地外围的多个方向发起了进攻,枪声就是命令,队员们昨晚早已在这个秘密军事基地外面侦查完毕,这个基地内部最多仅有一百多人,这点人数,对于久经战火考验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战事进行的很顺利,三十秒钟之内,江成他们就把阵地推进了足足有二百米的距离,他们已经打到了基地的大门口了。


但是敌人又不是纸糊的,哪里可能会不作出反击呢,在战事打响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大批的敌人纷纷开始出现,他们手持各色武器,有美式的,英式的,德式的,甚至还有中国造的五六式冲锋枪,但是最多的,还是苏联的经典的AK47。


几十把冲锋枪突击步枪同时开火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从正面组织进攻的江成等人很快就被火力压的抬不起头了,敌人的子弹就跟不要钱似得的拼命的往他们这边招呼,打的江成和身边的大头都不敢冒头了。


江成火了,他对着衣袖上的麦克风吼道:"蝎子,螳螂,给我把那帮人干掉,他妈的,老子快被他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是队长!"螳螂的语气依旧那么的硬朗,他在接到江成的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抄起了他们队伍里随身携带的唯一一件重武器,RPG。


可是,就在螳螂和蝎子准备的时候,江成身边的大头突然一把向江成扑了过去,嘴里还大喊:"队长,小心!"


江成只听见身边的大头冲他大喊了一声,然后便被人一把推进了掩体内,而后耳边传来嗡嗡声,头上下起了一阵沙雨。


江成晃了晃被炸晕的脑袋,而后才记起刚才自己是被人推进掩体的。


"大头...大头。"


江成冲外面大喊了两声,可是没有得到回应,不远处的冲锋枪还在突突的响着,不时有手雷在爆炸,江成从掩体内爬了出来,映入眼前的是一副极其血腥的场面。


一名穿着特战队服的士兵此刻正躺在地上,可是腰部以下却不见了,身体里的器官流了一地,人还在地上抽搐。


江成一把跑了过去,抱着士兵的半截上身大声呼喊:"大头,大头,撑住啊!"


可是怀里的士兵动作越来越小,身体也渐渐的停止了抽搐,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脸上的表情非常祥和,放佛这会他已经置身于天堂了。


"阿卜杜勒,我操你姥姥!"


江成抓起手中的冲锋枪,冲向了敌人的营地。


.........................


"队长,他不能杀,必须带回国内。"


"你让开,老子今天非要毙了他不可,大头都被炸成两截了,你要是再叽叽哇哇,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江成一把推开了拦着他的指导员。


"你不能杀他,你要是杀了他,你将会成为罪人。"


"老子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你不能..."


指导员还没说完,江成已经掏出了手枪一枪打在了阿卜杜勒的眉心。


指导员颤抖着手指着江成:"你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第2章 第一次邂逅


北京军区军事法庭内,江成穿着自己的少校军服笔直的站在受审台上,他的眼光充满了愤怒和不解。


这时,坐在审判席上的上将站起了身,开始宣判。


"被告人江成,在执行任务期间,不顾国家利益,只顾个人仇怨,未经允许,肆意枪杀重要人物,造成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失,现在,本庭宣判,判处被告人江成,开除一切军职,收回所有奖章,即可执行!"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上等兵走到江成的面前,伸手就去摘江成军装上的肩章。


这一摘,现场顿时开始骚乱,最先起哄的就是坐在台下的狼牙队员们,蝎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主审官说:"这简直就是扯淡,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反动分子死了,居然要摘去我们队长的荣誉,你们这是胡闹,这根本就是扯淡!我要投诉你们!"


螳螂和蜘蛛等人也是神情激动,一贯冷静的螳螂这个时候也火了,他指着主审官,那名上将的鼻子骂道:"你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子上对我们的队长进行宣判,队长为国献出了那么多,你一句话就轻飘飘的夺走了他的一切,你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一时之间,整个军事法庭都闹腾了,十几名狼牙的队员都群情激动,纷纷表示自己的不满。


负责法庭的几个主审官顿时就火了,上将敲着桌子对江成说道:"少校,管好你的士兵!立刻!"


.......


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让人感觉到有如置身于云里雾里中。江成背着军旅包走出了江南市的火车站广场,抬头仰望着家乡的天空,天空中的启明星正在闪闪发光。


七年了,参军入伍七年,未曾回过一次家乡,探望过一次父母的江成,心中想着即将见到那多年不见的父母双亲,双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江成打量着这座他以前生活了18年的城市,如今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曾经那低矮的楼房现今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其中一栋最高最大气的外墙上贴着四个大大的闪光大字——南华集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闪闪耀眼。


江成走过大厦的门口,准备穿越马路走到对面的小巷中去,因为他还记得当初他就是被父母从那条小巷带出来,在双亲的叮嘱和不舍中踏上了火车,开始了他长达7年的军旅生涯。


这时只见从大厦的旋转门中走出一位美人,她身着工作装,腿上穿着黑丝,脚踏高跟鞋,款款地走出了大厦门口,美女边走边从包包里摸索着,掏出一个折叠钥匙按了一下,位于江成身边的一辆白色保时捷便应声而响。


江成只是看了那美女一眼便大踏步的走向了人形过道,不过他刚走出不到三步便感觉到一丝危险,因为他听到一丝非常细微的声音,那是定时炸弹的滴答声。


作为曾经的狼牙队长,江成对于危险有着极其灵敏的嗅觉,他调头走到了保时捷的前面。


"嘎"的一声,保时捷停了下来,黑丝美女打开门走下车来,怒斥道:"你干什么?有病啊!自己跑到我车前面来找死啊!"


江成没有理会美女的怒斥,迅速的走到车旁,趴在了地上,果然,车底上挂着一个炸弹,江成瞅了一眼,居然是枚小型的C4,不由大吸一口冷气。


米诺见这个男人居然对她的怒斥不理不问,反而趴在自己的车旁,以为是个神经病,她正打算叫大厦的保安来赶走他时,却看见这个男人从车底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面还有个倒计时的屏幕,而屏幕上显示时间只有不 到1分钟了,她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炸弹!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拿着它放在手上,表情从容而淡定。


江成从保时捷的车底摸出了那枚小型的C4,拿到手上一看,引爆时间居然只剩下不到1分钟了,心中便想到附近肯定是有人遥控启动了炸弹,他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已经傻了眼的美女,拿起炸弹便跑到了马路上,一把提起了一个排水盖,将炸弹抛了进去,然后将井盖盖紧。转身跑回去拉起已经目瞪口呆的米诺,向着大厦内部跑去。


"嘣",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那个排水井盖从地上直冲而起,离地飞了将近三米高。米诺只感觉有如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大厦门口的保安此时也早已慌乱不已,对于这个拉着他们董事长兼总裁的男人也没有注意,因为他们听到声音后已经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了,有的钻到了桌底,有的跑进了大厦,有的甚至躲在楼梯的下面。看来他们还是知道如何躲避地震的。


将米诺放在了大厅,江成便走出了大厦的门口,因为他要赶紧去找出那个藏身于暗处引爆炸弹的人,刚才自己从保时捷车前走过都没有听到炸弹定时器的声音,说明附近肯定是有人看到那女的出了大厦才遥控启动计时器的。


江成走出大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附近能够观察到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且这又是市中心,交通四通八达的,那人现在肯定已经离去了,自己根本无法追踪。


摇了摇头他便向大厦对面走去,他也没空去管刚刚那个美女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喂,你去哪?"米诺从大厦里追了出来,朝着江成喊道。


江成朝后面摆了摆手,回道:"放心,你安全了,我也要回家了。"


江成完全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因为对于常年经历枪林弹雨的他来说,这种小型的炸弹只不过是相当放了个大炮仗而已,他对于那些炸弹的声音早已麻木了。心中想道马上便能看到爸妈了,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米诺站在大厦门口,看着这个黑瘦的身影步入了清晨那朦胧的雾中,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她才回过味来,自己刚刚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要不是那个男人,也许自己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暗道: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你。


第3章 难道是他?


穿过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巷,江成来到江南市有名的贫民区石关村,村口的小卖铺依然屹立着,早起的小卖铺老板正在摆设店铺里的商品,清洁工推着车正在扫门口唯一的一条水泥路。


江成一步一个脚印走在村子的小巷中,在小巷两侧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一个个大大的拆字,有几间房屋已经成了废墟,剩下的房子,也大都是没个全样,似乎经历过很大的一番折腾。


江成看到村子里这一幕幕的场景,不禁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脚下的步伐不禁加快了。


转眼之间,他就来到了自己家门口的大榕树下面,七年不见,榕树长的愈发的高大,树叶茂密的遮盖住了江成家的院门了,在榕树上,也有着一个大大的拆字。


江成看着熟悉的小院和低矮的两间平房,刚刚疾快的步伐不禁微微停顿了一下。


几年未曾归来,想不到家却没有丝毫的变化,除了院墙上几个拆字,和岁月留下的痕迹。


江成缓步走到了家门前,院门上的环手依然是那副熟悉的,铁环很光滑,很明显,这是人经常有人拉动的,江成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伸出手掌去推院门。


院门没有上锁,只是合上了而已,江成轻轻的就推开了,院门打开,映入眼前的是一幅熟悉的场景,院子里那张餐桌大小的石桌,两张小马扎静静的躺在屋檐下,角落里的水缸依然还在,一切都是和以前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江成终于回到了阔别七年之久的家,不知怎的,眼眶泪水就那么不请自来的涌了出来,经历过战火纷飞的男子汉,曾经多次与死神打交道的铁血军人,此刻居然哭了!


江成哽咽的站在院中,朝爸妈住的那间矮房叫了声:"爸,妈,我回来了!"


可是,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此时正是清晨时分,江成以为父母双亲还在床上熟睡,他提高了声音,再次出口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可是回答他的依然还是一片寂静,江成不禁心生疑惑了,这不可能啊,父母以前每天都是很早就起来的,现在这太阳都快起来了,怎么爸妈还没起床呢?


江成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疾走了几步,来到了父母住的矮房门口,一把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摆设依旧,陈旧的电视机被红布盖着,餐桌上盖着盖子,热水壶还是摆在老地方,江成拉起了门帘,朝卧室里瞧了一眼,发现父母睡的那张老木床上,竟然空无一人!


再走上去摸被窝,冰冷一片,江成瞬间明白了,爸妈昨天根本没有回家住,可是父母不在家住,他们能去哪呢?


心急如焚的江成走出了家门,拍响了隔壁老周家的门,正好老周头刚起床,正在厨房忙活。


老周头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眼熟的年轻人,不解的问他:"年轻人,你谁啊?"


江成焦急的说:"周伯伯,您不记得我啊?我是隔壁的江成啊!"


老周头擦了擦自己的老花眼,仔细的瞅了瞅江成,发现他果然很想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邻家小伙的时候,拍腿说道:"哎呀,还真的是你啊孩子,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去医院吧!"


江成皱眉问道:"医院?什么医院?"


"志国老弟被人给打伤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呢,你老妈昨晚一直陪在医院里呢,他们就在市人民医院,你赶紧去吧!"老周头欣喜的说道。


江成一听父母在医院,甚至来不及跟老周头说谢谢,转头就跑出了周家,跑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江成就火急火燎的对司机说道:"师傅,市人民医院!"


.....


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江成还未等出租车停稳,直接从兜里抽了一张一百的给的士,拉开车门就跳下了车。


司机师傅拿着这张攥满了汗水的百元大钞对江成喊道:"小伙子,找钱啊!"


江成背对着的士摆手说道:"不用了,您留着吧!"


江成没要的士师傅的找钱,直接冲进了医院,到了医院大厅,他拉着一个过路的小护士急切问道:"护士,请问,你知道江志国住哪间病房吗?"


小护士这时正打算下班呢,她昨晚值的是夜班,正好查房的时候看到过江志国的名字,而且此刻他被江成给攥住了手腕,疼的要命,她心里暗骂这人真是没素质,使这么大的力气抓人家的手,这又不是抓猪腿,她伸手一指楼上,嘟着嘴说:"楼上302病房就是!"


江成丝毫没有注意小护士口气里的不悦,他甚至连谢谢都没说一声,就直接冲着楼梯口跑去。


小护士看着江成风风火火的身影,不禁骂道:"什么人啊,真没素质,连谢谢都不说一句!"


刚说完,小护士的身边就走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她对小护士微笑道:"小胡,怎么了?"


小护士一看是医院的医生李诗雅,马上就告状说道:"李医生,那男的太没素质了,他问病人在哪个病房,结果谢谢都不说一句,还把我手给捏疼了!"


李诗雅眉头一皱,心说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没素质的人,她好奇的问道:"她问的是哪个病人的病房?"


"就三楼昨天送来的那个江志国,李医生你不是说要我们好好的照顾他吗?"小护士一边捏着自己的手腕,一边嘟着嘴说,明显对江成还有抱怨。


李诗雅一听是找江志国的,而且还是个男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心说:"难道是他回来了?"


但是很快,李诗雅就摒弃了那个想法,她安慰自己说:"不可能是他,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他呢?"


她摇了摇头,对小护士说:"小胡,我去对面吃早饭,你要不要我帮你带?"


小护士摇头说道:"不用了李医生,我马上下班了,待会我自己去就行了,谢谢你!"


李诗雅微微一笑,走出了大厅,奔着对面的早餐店去了。


第4章 早餐店的碰面


江成一路疾奔,跑到了三楼,来到了302病房的门口,来到病房门口之后,江成突然挪不动脚步了,因为他通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房内的场景。


只见在这间病房的中间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熟悉的男人,再看床边,还坐着一位白丝遍头的老太太,江成怎么不认识他们两个呢,那是生他养他的双亲啊!


江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才发现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背着发烧的自己跑向医院的中年男子了,也不是在自己读书时骑着二八自行车送自己去上学的好家长了,更不是那个一个人扛起家庭重担的男子汉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一个需要儿女照顾的老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却因为儿子的离开依然用他那瘦弱的身躯顶起了家庭这一片天。


江成沉重的推开了病房的门,朝病床上的男人喊道:"爸!妈!"


江成哽咽的出口喊到,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流泪了。


"成成!"


江志国和老伴胡秀兰惊讶的看着江成,眼神中充满着惊喜,五年都没有音信的儿子如今就站在自己眼前,父亲激动的想要爬起身子,眼眶湿润的看着儿子,拉着他的手不知该说什么,母亲也是双眼模糊,拉着儿子的手,花在口中不知怎么说。


"你好,请问是江师傅吗?我们是派出所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温柔的女声,随后一男一女推门走了进来。女的穿着警服,面容姣好,给人的感觉英姿飒爽,男的则是平平常常,只是眼神很犀利,一看就是那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


"你好,请问是江师傅吗?我是派出所的民警王雪,我接到报案说你昨天遭到了恐吓和殴打,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麻烦你能配合一下吗?"


王雪说话虽然温柔,但是语气却令人不舒服,江成本来就对他们打扰自己一家团聚心里不爽,此时听到这种语气更是生气。


"出去!"江成朝着两位警官喝道。


王雪一进门,她就注意到了江成,心说这个人生的好生英俊,就是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压力。


此时一听这话,她微微转头看着江成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有几个简单的问题问一下江师傅,不会很长时间的。"


江成没好气的回到:"你没看我爸爸现在正在打吊针吗?他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被一些外人打扰。"


父亲一听儿子说话,他就急了。以前儿子读书的时候就脾气有点大,一句话不合就喜欢打架,所以他要去当兵家里才没有阻止,爸妈都希望到了部队他能有所收敛,好好改改自己的犟脾气。


想不到七年之后儿子回来,脾气还是这样,父亲担心他会得罪警察,急忙说道:"王警官,没事的,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王雪看了看江成,对江父说道:"江师傅,说说你昨天经历过的事情!"


"王警官,不是我想和他发生争执,而是那伙人实在太混账了,他们威胁我们要我们搬家,说不搬家就开挖机来拆我们的房子,可是他们给的拆迁费也太低了,根本不够我们再去安身啊,老王头气不过,就跟他犟了几句,结果那人就恼羞成怒,拿棍子打了老王头,我上去劝架,结果也被敲了两下,警官,你们要给我们做主啊,他们打人非但不道歉,还出口骂人,还恐吓说要我老命,你看,我和老王头现在都在医院里躺着呢。"


江成一听居然有人敢打自己的老爹,当时就气的七窍生烟,心里立马就想去揍那小子一顿。


"那你们当时候为什么不报警啊?"王雪接着问道。


江父摸了摸头,说道:"我有啊,可是人派出所说这是我们居民和拆迁公司的矛盾,他们管不了,所以打了电话半天都没人来。"


王雪听了江父的回答很是尴尬,只好转移话题指着满脸怒气的江成问道:"江师傅,这位是?"


江父满脸的笑容回答:"这是我儿子,刚刚从部队回来。"。


王雪看了江成一眼,说道:"如果是退伍回来的,就好好找份工作孝敬父母,千万不要在社会上惹事。"


没办法,如今士兵退伍对于政府来说是种负担,因为这些退伍的士兵们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社会实践和经验,只有一身的力气和擒拿格斗的技巧,只好去给一些别有用心的利用做打手,很容易走上邪路。


王雪可不希望江成走以前那些老兵的后路,能做一个守法公民,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减轻负担,也能造福社会,自己的辖区也能更加安定。


江成没有搭理王雪,自顾自的和父母亲聊天,王雪看了看,准备再说几句,一旁的中年警察拉住她说道:"走吧,他们一家团聚,还是不要打扰了,这个小伙我认识,是我们隔壁村里的,年轻时出去当兵了,应该是刚刚退伍回来。"说完便拉着王蓉出了病房的门。


"成成,这次回来应该算是退伍了吧?"江父问道。


江成本想说是自己是被部队开除的,但是又怕父亲以前的心脏病再次发作,只好含糊答道:"嗯,这次算是退伍了,以后就陪在您二老身边,好好尽孝。"


两位老人听了脸上都是笑眯眯的,心想这下儿子终于回来了,再也不用整天担心他在部队是不是又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而几年没有音信了!


江父看着儿子,说:"既然不用回部队了,那就接我的岗位,去我上班的小区当个保安,虽然不是什么体面的职业,总比你前几年说的什么任务要安全的多,我和你妈也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了。"


江成听到这本想反驳几句,可是一想到父亲的心脏病,便笑着说道:"哎,好,我就去接您的班,以后就呆在您们身边。"


嘴上高兴的答应着,心里却暗说:妹的,我堂堂狼牙大队的队长,居然混成了一个保安,这说出去多丢人。不过也就心里想想,他也不敢不尊父命。


江成看了下窗外,此时已经天光大亮了,于是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想吃什么,我出去买去。"他心里急不可耐的想要去扁那个打父亲的凶手,赶紧找了个借口想溜走。


母亲听了,忙说:"成成,不用了,妈回去煮点粥,等下就给你们俩送来。"说着她便准备起身。


江成一看,忙按住了起身的母亲,说道:"妈,您看您,这回家来回一趟多麻烦,又得重新开火,我去外面早点店买点稀饭馒头给你们。"说完便起身推开房门出去了。父母亲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充满欣慰,儿子长大了,也知道疼人了啊!


江成走出了病房的门,又辗转问到了老王头所在的病房,三言两语之下就问到那打人汉子的来历,江成得知那厮居然就住在老爹上班的小区南华一期,他谢过了老王头,直接出了医院的门打了辆车直奔南华一期。


在小区找到了值班的几个保安,说自己是江志国的儿子,听说有人打了自己的老爹,想问问是谁下的手,几个年长的保安大叔纷纷告诉他,打他老爸和老吴的凶手就住12栋308室,开辆丰田的越野车,长的矮矮胖胖的,人比较凶。


江成问明情况后跟几位大叔道了谢,找到了12栋楼,看到楼底下停着一辆丰田汉兰达,心想看来人应该在家,江成蹭蹭的就上了三楼。


来到了308室门口,江成直接伸手就拍响了大门,不一会里面传来一句懒洋洋的声音:"谁呀?"


"送快递的,有您的快递。"


第5章 再次邂逅


里面的人听到是送快递的,叽拉着拖鞋就开了门,嘴里念道:"现在快递也这么敬业,大清早的就送来了。"


不过迎接他的不是快递包裹,而是江成那硕大的拳头。


江成伸脚直接绊住了房门,右手一个直拳就打了胖子的右眼上,胖子的脸上瞬间便起了一个熊猫眼。


"我操,你他妈谁啊?怎么上来就打人啊!"


江成上前又是一脚踹翻在地,然后一脚踩着胖子的胸膛,右手再出一个直拳打在胖子的左脸上,冷冷的说道:"昨天就是你负责拆迁队的吧!"


胖子被两个直拳打懵了,颤抖的问道:"你,你是谁?"


江成见他居然敢不老实回答自己的问题,抬起左脚直接一脚踩在了胖子的膝盖骨上,只听见一声嘎嘣的声音,腿骨就被直接一脚踩断了,胖子瞬间惨叫了起来,声音好比杀猪一般。


"说,早上是不是你开车撞了人,还威胁一个保安说要他命的?"


胖子这才反应过来来,这是人家上门报仇来了,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求饶再说:"哥哥,别打,别打了,你要多少钱,我赔。"


"市人民医院302病房,带着钱来看人,要不然我就踩断你另一条腿。"


江成冷冷的扔下来一句话便走了,只留下胖子在地上哀嚎着。


..................


江成教训完胖子后打的回到医院,发现到医院对面有一家粥铺,生意很是火热,门口的座位上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


江成心想答应老爸老妈的早饭还没买呢,于是走进了粥铺,发现店里只有一个空位了,但是有个长发女人已经背对他坐在了那里,江成径直走了过去,问道:"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美女问声抬头看了一眼,她便惊讶了,失声喊到:"江成?"


江成也是一阵诧异,脱口而出的说道:"李诗雅?"


李诗雅看着他说道:"还真的是你啊,江成,好久没见,你变了好多啊!"


江成看着这个以前自己的初恋,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想不到原来的校花此时更加美丽了。


良久,他才说道:"你现在过的还好吗?"


李诗雅笑着回到:"挺好的,我现在在对面医院做实习医生呢!你呢?什么时候回来的?有工作了吗?"


江成笑了笑,说:"我刚从部队退伍回来,现在还不知道该干什么呢?"


李诗雅想起了他以前参军的场景,没有继续深问,便转移的问道:"伯父的病情怎么样了?"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江成听到这想起了以前两人恋爱时的事情,心中一阵甜蜜,可是想到现在都已过去七年了,心想也许人家都已经有男朋友甚至结婚了,便说:"已经好多了,我过来给二老买点早饭。"


李诗雅一听,忙着说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等着啊!"说完李诗雅便登登的跑到窗口对营业员说了一阵,过会便提着一袋子东西回来了。


"走吧,我给叔叔阿姨买了稀饭和油条,给你买了三鲜包和豆浆。"李诗雅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笑着说道。


江成看到这心里一阵的感动,她居然还记得自己爱吃三鲜包和豆浆。


两人并肩进了医院的大门,正好在医院门口遇到了刚才那个小护士,那小护士瞪着大眼睛,看着并肩进来的江成和李诗雅,她气鼓鼓的指着江成说道:"李医生,就是他!"


李诗雅一听就明白了,合着刚才问路的还真的是江成啊,她笑着说道:"没关系,我替他对你道歉了,小胡,真是不好意思!"


没想到小护士根本就不接受李诗雅的道歉,而是气嘟嘟的对江成说:"不行,李医生,你怎么可以替他道歉呢,必须他亲自对我道歉!"


江成一头雾水,问:"道歉?道什么歉?"


小护士一听江成居然拒不认错,她气鼓鼓的说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啊,跟人家问路,谢谢都不说一声,还把人家的手抓的那么疼,你到底懂不懂得基本的礼貌啊!"


江成顿时明白了,这是人家小姑娘在怪罪他刚才抓疼了她的手呢,他讪笑一声,抱歉道:"哦,对不起,刚才我有急事,所以,有点冲动,不好意思了!"


小护士一听,立刻转悠为喜,贴着笑脸跟江成和李诗雅拜拜了,李诗雅目送着小姑娘的离去,也转头对江成说:"我要先去上班坐诊了,你上去看伯父伯母吧,记得帮我带好!"


........


第二天早上江成起了个大早,帮着母亲扫了一条大街后回到家里冲了个冷水澡,换了身干净的墨绿色夏季军装,在门口搭了公交车来到了南华大厦。


到了南华大厦,江成在门口注意到那天的那辆白色保时捷也停在停车场,他心里记下了车牌后,便向大厦走去,在保安处找到了父亲说的木经理。


说是面试,其实也就是随便问了几个问题而已。


"多大年龄了?"


"二十五了"


"以前做什么的?当过兵么?"


"以前啥也没做过,就当兵了!"


木大鹏对江成的回答很满意,见他长的一脸正气的,虽然瘦了点,但是胳膊上露出的肌肉一看就是货真价实的,不像什么健美先生,肌肉都是假的。


"嗯,不错,去交四百块工服费,带着身份证复印件到人事部登记下,你再过去南华一期小区,到那边找木大刚报道,我会跟他打招呼的。"


说完木经理便自己出去了,江成带着身份证复印件找到了人事部,交完服装费领了个工作证和工服后,他便光荣的从一名特种兵转变成了南华集团的一名基层保安。


拿着新领的工作服,江成走到了停车场,正准备打开车门,突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便听到一声优美的女声。


"原来真的是你啊!"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首页 - 华夏收藏网 的更多文章: